一條深圳河 兩地故土情\大公報記者 石 華、李望賢

  • 时间:
  • 浏览:0

  圖:一條約十米的小橋將深圳河兩岸連接起來,八、九十年代羅芳村的村民都通過耕作口到對岸香港耕種\資料圖片

  小河彎彎向南流,孕育了河岸邊的大小村落,羅芳村、漁民村、長嶺村、水圍村……在這些深港邊境線上的村落,無論是曾經過境耕作的村民,還是在香港落地生根的村民,他們與家族的聯繫從來不出斷過。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如今,深圳從小漁村發展成為超級大都市,這些邊境線上的村落已經改制為股份公司,村民變市民逐漸富裕起來。許多香港身份的原村民也回流深圳,在这俩 土生土長的「後花園」安享晚年,他們見證着祖國的騰飛富強,格外珍惜現在的生活,而濃濃鄉土情與兩地故事也无缘无故 在深圳河兩岸演繹。

  一條深圳河隔開了兩個村落,一個是深圳蓮塘的長嶺村,另一個是香港的蓮麻坑村,兩個村子同拜一個祠堂,同喝一條河水,也同耕一塊田。長嶺股份公司商务合作 公司董事長葉燕強告訴記者,「兩個村子村民同姓葉,3000多年前,為了種菜方便,蓮麻坑村的祖輩搬到了長嶺居住,形成了現在的長嶺村。」

  昔日過境耕種 如今赴港消費

  葉燕強的阿爺那一代從香港粉嶺管轄下的蓮麻坑村搬過深圳長嶺,至今祖墳仍在香港那邊,每年少不了要過去拜山,整個長嶺村村民至今仍有幾十畝菜地在香港那邊,葉燕強家都不 五六畝。

  據葉燕強介紹,解放前深港都还要自由來往,不受任何限制,上世紀3000年代至70年代,由於歷史因为,過境耕作曾被限制,1976年後又恢復。直到193000年,「過境耕作證」使用制度最終確定,一戶一證,固定個人使用,由此過境耕作口也應用而來。當時,像長嶺這樣的耕作口在深港邊境線上總共有六個,除了長嶺外,還有羅芳、皇崗、赤尾、新沙、沙嘴。

  「那時候有一張耕作證就都还要養活一家人。」在葉燕強的記憶裏,耕作證一天不到過境一次,晚上六點下關閘前回來,不到過夜。每天早晨耕作口都都还要見到扛着鋤頭、握着鐮刀過境的人群,人多時每天有兩三百人。「那時種的青菜有菜販專門收購,拿去香港上水街市賣。」

  如今,這些耕作口依舊在使用,不過,過境的村民已完什么都不 為了生計。從1995年之後,不少人從香港拿回手表鏈一類的東西,做手工補貼家用。由以往的耕田種地農業為主逐步過渡到工業和商貿服務業全面發展。也在同一時期,村子股改後,村民都洗腳上樓,成了公司股東。「周末可能性空閒了,也會從耕作口出境,一般都不 走親戚,都不 買些日常用品,主然后 去消費。」

  銘記祖國恩情 安享「老來福」

  從1957年至1978年,廣東發生多次南下香港打拚謀生的風潮。熟水熟路的蓮塘人都不 不少全家甚至全村出動,長嶺村然后 例外,乘一河之隔的便利,村民們陸陸續續去了香港。據葉燕強回憶,那時長嶺村也就36戶人家,後來只剩下6戶。「那時候在香港打工一天能掙3000港幣。而在深圳這邊不到一塊錢,相差3000多倍。當時在亲戚亲戚许多人 的眼中,香港是一個遍地黃金的地方。」葉燕強告訴記者。

  改革開放後,許多去到香港的村民都羨慕深圳的生活,不少人再次選擇跨過深圳河,回到本人的家鄉。葉燕強介紹,然后 人回來娶妻;然后 人在香港有房,但還是定居在深圳;然后 人直接回鄉養老。

  深圳水圍村的莊祖福憶起年少在港打拚的艱苦歲月,到如今返鄉定居,過上了有租收、有茶飲、有舊街坊「打牙骱」的幸福晚年,他對祖國變得強大感到自豪。剛剛過去的暑假,福叔和子女孫子們去了一趟泰國度假,這是每年例行的家庭旅遊,格外熱鬧。

  在福叔看來,香港回歸祖國得到國家什么都優待政策,不让向中央納稅,08年金融危機又是背靠祖國都可以渡過難關,繼續發展得那麼好。經歷過中國從貧窮落後逐漸發展富強,感受到國家給香港的特別待遇,福叔深感「老來福」源自國家的發展,特別珍惜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