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信息安全:一场兼职裁判的滑稽竞赛

  • 时间:
  • 浏览:0

2014-03-24 08:31  新华信息化    

我就评论()

字号:T|T

新华信息化消息 由爱德华·斯诺登引发的美国NSA(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门”的蝴蝶效应仍然在持续发酵。

近日,美国《纽约时报》刊文曝光了一另另4个 名为“Shotgiant”的NSA计划,该计划主要针对华为,同雅虎、谷歌、微软、苹果57、思科、三星等多家企业一样,这家中国公司也被NSA的监听触角秘密涉及。

无处这样了的“国际警察”

根据此前《华盛顿邮报》报道,斯诺登提供的文件表明,NSA有能力对全球任一国家的所有电话进行监听和录音,一些名为“MYSTIC”的监听系统自509年后后刚开始搭建并在2011年全面运行,可拦截和录制全球范围的电话内容。而2013年底英国《卫报》援引斯诺登披露的文件显示,NSA监听33个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广泛涉及德国、澳大利亚、印尼、中国等国家。

对于奥巴马政府而言,信息网络的安全性是其“基础的基础,关键的关键”,而一些战略定位使其允许NSA执行“先发制人的打击”,由此,一支庞大的国家网络部队浮出水面。

来自2013年的媒体报道称,根据斯诺登提供的第20号总统令(PPD-20),美军网络司令部编制为937人,预算1.82亿美元,而美军所有从事网络战的人数尚未完整篇 披露。文件中提到“攻击性网络影响操作”(OCEO),成为美国政府对海外政府和公民进行网络攻击的例证,“操作”在美国军队、政府的语言体系里是“攻击”乃至“战争”的代名词。文件将OCEO描述为“政府通过网络战来对外国的互联网造成影响”,“是四种 主动的网络操作”。文件直言不讳地说:“OCEO是四种 非常好的打击敌人的手段,意味着着可在敌人不知情的情况汇报下对敌人造成或轻或重的影响。”“允许(美军网络部队)以‘独特而非常规的能力’,在后来几乎不对敌人或攻击目标发出警告的情况汇报下,取得从轻微破坏到严重破坏在内的各种潜在效应,从而推进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国家目标。”

独特而非常规。根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NSA下设的“定制入口行动办公室”(TAO)1997年成立,专门从事秘密侵入外国目标电脑和通讯系统,破解密码和安全防火墙,获取和克隆qq目标信息。TAO旗下的军事和民间“黑客”、情报分析师、目标定位专家、计算机硬件和软件设计师以及电子工程师总数超过50名。

斯诺登认为,NSA全球范围内的网络攻击行动超过6.1万项,而这仅是保守估计。"棱镜门"绝还会一另另4个 孤立的热点事件,被美国政府攻击的商业网络不仅包括互联网,还涉及金融、交通、电力、教育等诸多关系国计民生的关键行业。

隐秘而粗暴

在美国政府庞大隐秘的情报监视项目转过身,一大批提供信息服务的企业不幸“躺枪”。

同类,NSA内部将监听雅虎、谷歌数据中心连接通道的项目称为“MUSCulAR”,哪此被监听的数据含有了数亿个用户账号,其中大多数为美国用户所有。据美联社报道,随着亲们这样依赖于互联网,美国政府加深了对网络信息的挖掘角度。

谷歌Google执行主席Eric Schmidt于2013年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意味着着国家安全局监控谷歌数据中心的报道是真的,这样一些行为是非常粗暴的。为寻求完成自身任务而采取哪此法律法子,却并未作出良好的判断,可是我意味着着侵犯了亲们的隐私权,这是只能被允许的事情。斯诺登所披露的信息已让亲们知道,很意味着着会有更多的内幕被揭露出来。”

著名经济学家、经济学博士王福重认为,美国入侵企业服务器不值得大惊小怪,毕竟连美国盟友的领导人还会被监听之列,但亲们不去过分揣测一些行为的恶意。可是我亲们知道,全球互联网一共有13个根服务器,其含有一另另4个 主根服务器和9个辅根服务器在美国,可是我美国是有优势条件的。

对于大多数被牵扯进NSA监听计划的企业而言,几乎所有的网络攻击和用户监听还会在其毫不知情的情况汇报下进行的,可是我,自斯诺登解密NSA的事实行动后来,谷歌、Facebook、微软、苹果57、twitter、雅虎、美国在线和linkenln在2013年底一齐上书美国国会,要求政府采取法律法子严格限制NSA的窃听行为。在庞大的美国国家机器前,为信息化浪潮服务的企业无疑成为政府行动的牺牲者,这是一场注定力量悬殊的“当庭对峙”。

谁是敌人?

然而,美国政府的表现却无缘无故令人失望。美国公民自由联盟首席技术专家索格霍恩表示,美国情报部门的通话搜集将在未来几年针对更多国家、保留更多数据,也将更多地调取和利用哪此数据。

来自《人民邮电报》的评论文章称,作为信息网络技术的发源国,美国具有绝对的技术优势。可是我,在互联网尚未成为人类沟通的必需手段后来,美国政府采取的是大力宣传、强势推广的态度,待信息化意味着着成为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条件后来,美国后后刚开始采取利用、控制的态度,“9·11”事件则进一步加剧了一些转变。

最近10年来,美国政府充分利用自身所垄断的全球信息技术优势,加紧构建信息网络安全战略,以进一步巩固其在赛博空间的统治地位。在一些过程当中,美国政府发展了信息网络安全战略的一系列新的概念和思维,包括:信息网络安还会确保国家关键基础设施安全的核心环节;统一的国际互联网既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挑战,更为遂行美国国家战略、实现其国家利益提供了历史机遇;研发大数据技术、发掘网络海量信息资源的价值是维护网络安全的有效手段;网络空间模糊了民用与军事化应用的界限,网络战成为未来军事变革的重要方向等。

电信专家项立刚认为,美国国家安全局侵入华为服务器,植入后门,借反恐之名,监控全世界,以国家力量影响企业活动,一些行为令人震惊,华为是受害者,且不仅一家企业还会更多企业是受害者,这还会技术、经济问题图片,这是政治,以一另另4个 企业力量华为无法和美国政府抗衡,但我相信中国政府绝无需袖手旁观,作为行业观察者,亲们强烈谴责美国政府这拯span id=usstock_SMI>中芯丁Ⅻ/p>

应该都看,上述战略人太好是一把双刃剑,四种 趋于稳定着诸多矛盾。一方面,这会对于另一方隐私、信息自由提出严峻挑战,直接威胁其“互联网自由”的合法性;另一方面,美国的上述战略纯粹是以维持美国的网络霸权为主要目标,直接威胁世界一些多数国家的安全和利益,加剧国际紧张局势,这反过来又会加剧美国国家利益的安全威胁。

透过问题图片看本质,美国打着“网络安全”旗号不遗余力地封杀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进入其市场,从根本上说正是其“贼喊捉贼”的可笑表现。在美国本土,网络安全已随着一系列内幕的公开而成为一另另4个 “伪命题”,意味着着美国政府在定义“网络安全”时,完整篇 充当了运动员和裁判员的双重角色,无缘无故在扮演着一另另4个 道貌岸然的“被害者”,而事实上,除了广大被监听的美国国民和一些国家政府及民众,哪此被牵扯的通信及互联网企业也无疑成为被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