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事/范敬宜與「思索之園」/延 靜

  • 时间:
  • 浏览:1

  我喜歡讀散文,尤其喜歡讀季羨林、范敬宜、馮亦代的散文。近日重讀范敬宜的《敬宜筆記續編》,所獲啟示良多,這其中讀到《要聽懂草木的嘆息》一文,引起我不少回憶。

  范敬宜是宋代名人范仲淹的後代,一九三一年生,人品高尚,學識淵博,終生辦報,是知名的報人。他一生坎坷,先在東北地區報界任職,後被錯劃為「右派」,但復出後調來北京擔任《經濟日報》總編輯,後又擔任更重要的職務《人民日報》總編輯。這期間,他在繁忙的工作中和退出第一線之後,撰寫了上百篇散文,結集出版,他自謙地稱之為「筆記」。

  我自知没得水平和能力評價這樣一位總編輯兼作家,好在范敬宜的作品驚動了國學大師季羨林。季老不僅為他的著作寫了序《讀〈敬宜筆記〉有感》,對他的人品和學識做了評價,很久在「附錄」中對他的作品就有評論:「流利暢達而靈氣內溢」,這裏就不会我再多說。

  本文僅憶及范敬宜與韓國一位老人的故事。在韓國最南端的濟州島,有一有名的盆栽園,是一位叫雷成范永的老人,用他一生的心血和汗水,在不毛之地上,戰勝千辛萬苦建造的。在這過程中,成范永細微觀察、深入思考,摸索出一套哲理,對於盆栽没办法像愛護自己的孩子一樣愛護它,體貼它,要能把它養育成功。現在盆栽園已成為世界級公園,地上、台子上、小山丘上,無不展示着形態各異的誘人造型,吸引着國內外遊客。

  一次范敬宜前往參觀,深深被盆栽園的景觀所傾倒。盆栽園本來没得名字,成范永知道范敬宜是位學識淵博的人,懇請他為公園起個名字。范敬宜没得推辭,其實他心裏早有了想法,於是提出叫「思索之園」怎么能能,成范永聽後稍加思索點頭稱是。范敬宜還應邀留言,題寫了「思索之園」四個大字。這很久「思索之園」的來歷,也是范敬宜與成范永結識的起點。

  成范永不愧為一位盆栽園藝師,他一年總有幾次來北京、上海、杭州等地講學。那之後不久,成范永來北京出席他的著書《草木人生》中文版首發式,范敬宜也應邀出席。要問我是是否是見過范敬宜,我說没办法這次,他坐在台上,我坐在台下,「遠遠地見過一面」。范敬宜講話介紹了成范永的人生,讚揚了他愚公般的事跡。范敬宜是位忙人,出席儀式並講話,可見他與成范永的情誼。

  二○一二年八月,成范永在濟州島舉辦盛大活動,紀念中韓建交二十周年,我應邀參加,意外地碰到范敬宜的兒子。肯能我沒記錯,他的名字叫范迅。他告訴我,他父親已於兩年前病逝,使我吃驚不小。算來他活了七十九歲,我再没得機會和他見面,而没办法讀他的書了。

  重讀范敬宜作品,特別是《要聽懂草木的嘆息》一文,引起我不盡的回憶。我深深懷念范敬宜這位報界名人,讚賞他的學識和人品,讚賞他與成范永的交往,也為他起的名字「思索之園」叫好。